双11淘宝直播大战:光速捧红无名品牌 未来流量藏在店铺直播中

原标题:双11淘宝直播大战:光速捧红无名品牌,未来流量藏在店铺直播中

  内容电商真的来了。

  双11第一天,10月21号,李佳琦把小棕瓶的眼霜卖了40万瓶,“我都怀疑雅诗兰黛有没有这么多货。”像一众品牌方一样,格林被这个数字晃到了眼睛。在熙熙攘攘的电商直播潮流中,有人看中了主播的吸金效应,有人看中了品牌的崛起机会。

  格林去年果断从北京一家电视台离职,来到杭州投身淘宝直播行业,“我发现这个行业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人才,他们能把工作做好,还能赚那么多钱,连调直播间设备的都发了一笔财,那我也行。”他跟朋友找一些欧洲国家的平民日用化妆品,拿下了国内代理权,包括在国内的自主定价权,这是格林在直播间制胜的关键。

  格林将品牌入驻了天猫直营店作为背书,随后杀进淘宝、快手的直播间,云集、贝店一并覆盖,但他并没有入驻小红书,原因是觉得小红书内容营销链路太长,转化存疑。

  作为厂商代理,格林会来到主播直播间助力,跟主播上演“当场杀价”的戏码,“原价400多,现价200多,直播间再砍到89,早已经低于你的心理预期价格,再送你点赠品,观众觉得今天再不拍就是傻子。”有多年电视节目经验的格林,去年在直播间第一个月就卖出300多万,之后每个月增长100万。

  格林已经走进了淘宝烈儿宝贝、恩佳的直播间,“正在想办法进入到谦寻的超级供应链里”;跟快手几个头部带货主播也有过合作,“一上来就谈钱,不管能卖多少,开播前一天先要打30万到对方卡上。”

  有一批原本的国产品牌,凭着单品打爆效应,从直播间走红。李佳琦推火了蝶芙兰的熊果苷原液后,蝶芙兰最夸张的时候月销10万、15万件,尽管这件商品被用户在社交媒体上质疑功效、成分。

  “还有很多品牌是因为淘宝直播而产生的,包括护肤、服装品牌。”格林准备把欧洲的原厂家并购下来,还准备在广州自建品牌,利润空间更大,“快手的红人做货,几毛钱成本卖三四十。工厂都有配方师,我可以要求说,给我仿赫莲娜的黑绷带,它的功效是什么,你给我添点这个成分。”

  直播间不仅改变了品牌的爆发路径,还深切改变了一批不做品牌、纯卖货的商品出货的方式。

  于momo的创始人卢恺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,“我们这些经历过16、17年消费升级、提价的店铺就很尴尬,现在又讲‘全网最低价’。”于momo之前把一款100%毛双面尼的价格做到了460块,“这一动作做出来之后,我就变成搅屎棍了,大家都往下走,都很难受。”

  供应链会找到卢恺商量,怎么做极致性价比,才能让你也有有钱赚,我也有钱赚。“有工厂现在都已经玩到什么程度了,让店铺看中哪些款就拿去卖,拿15个点,工厂兜底库存,承担风险。”

  这对适应传统电商模式的工厂来说,是很大挑战。

  而直播间和运营资源正在不断接近工厂原产地,这也是一个机会。

  义乌有一家做羊毛衫和羊绒衫的工厂,在夏天6月份给直播间供货,毛衫价格低至38元,双面呢169元。“质量跟你买的几百块一模一样,同一个工人做的,而且还是新款,小主播一场就能出几万块的货。”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觉得这一模式非常有趣。冬装工厂淡季不想养人,秋冬用工又招不到足够的人,这个厂长就想办法用刚好打平的价格开工,把工人留住,到冬天再开始赚钱,一件毛衫可以卖到四五百块钱。

上一篇:姚明回应蔡徐坤成NBA中国贺岁大使:可以让粉丝群越来越多 下一篇:没有了
沙巴体育